吉林抚松县为招商引资承诺开发商 10年未完成

发布时间:2017-08-28

  为招商引资吉林抚松县和开发商立下“军令状” 县政府承诺多年未能完成

  央广网白山8月27日消息(记者任梦岩)据中国之声《新闻晚高峰》报道,2007年,吉林省白山市抚松县到天津招商引资,天津瑞兆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与抚松县经过多轮洽谈,双方达成协议,瑞兆置业到抚松当地成立一家新公司,政府进行棚户区改造的资金由公司先行垫付,该公司将在当地进行房地产开发。然而10年过去了,这一项目仍没有完成,原本亲密无间的投资方与地方政府,选择对簿公堂解决问题。

  吉林省白山市抚松县中心,香江花园小区已经入住,道路的另一侧却是交叉错落的平房菜地,以及几栋正在被拆除的房屋。这片区域是抚松成功集团统一开发的地块。一期14栋楼完工后,项目陷入了停滞状态。当地居民告诉记者,拆迁拆了好些年,现在又没什么动静了。

  2007年,吉林省白山市主要领导带领下辖各个县到天津招商引资,在推介会上,天津瑞兆置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延宽与抚松县领导结识。刘延宽告诉记者,当时他被抚松县领导的诚意和当地的发展潜力所打动,决定在抚松设立子公司抚松成功集团做房地产开发。当时给的条件十分优惠:第一,所有抚松县政府可以做的事情,可以决定的事情,他们都可以给我们开绿灯;第二,招商方面,吉林省和白山市也给了很好的优惠条件。然后,在2008年12月双方达成了合作意向并签订了合同。

  刘延宽告诉记者,当时的抚松县缺少修路以及进行棚户区改造的资金,成功集团垫付了近7500万。按照规划,到2014年,当地棚改项目完成拆除、开发78万平方米指标后,成功集团将把地块开发成住宅楼等项目。直到今天,只完成了不到3万平米,规划建设的70多栋楼只建成了14栋。

  刘延宽:他应该按照合同约定,每年给我们拆除13万平米,到今天我们只完成了26908平米,所以按照合同,他严重违约了。

  记者:您认为按照合同约定他应该支付多少钱?

  刘延宽:我现在就按诉状说,连本带利,本金就是7000多万,利息将近4000万,1.1亿吧。

  刘延宽认为,公司来抚松县近10年,当初的承诺一次又一次的被拖延。当初成功集团与抚松县政府的协议写的很清楚,第一期工程拆迁应于2009年5月10日前全部完成,如果因拆迁时间延长或者其他原因导致回迁时间延长等,发生的各项赔偿金,由县政府承担。几年来,抚松县政府的领导班子换了四届,每一届都在解决他遇到的问题,但拆迁工作却一直时断时续,拆也拆不动,钱也拿不回来。刘延宽说,“没法干,到现在公司基本上给拖垮了。因为现在我们拿出来的这钱,到今天不给我们,我们其他任何工作都进行不下去,都不能用一个有效的公司资金去启动新的项目。他也承诺给,也告诉你给多少钱,但是每年都不完全履约。给过几百万就停了,就不给了,然后我们再去要,一拖又是一两年。”

  当地一位负责拆迁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这里拆不动,原因很多,人手不够,和拆迁户价格谈不拢等等。

  成功集团2008年与抚松县政府签订协议,购买了拆迁地块的土地使用权,但是抚松县政府看到拆迁迟迟没有进展,2014年,在未通知当事方的情况下,将土地上的一处老厂房交给了其他企业,这让刘延宽无法接受,他表示,“当我们发现的时候,那边已经开始动工了。突然有一天发现有好多汽车进出,装着建筑材料,我们就问你进去干嘛?他们说我们刚买一块地。这时候我们就向抚松县政府、抚松县纪检委、抚松县县委进行反映,但是最后都没有解决问题。”

  如今,老厂房变成了一家生物制药厂,老建筑装修一新,成了一家制药公司,但为什么成功集团买下来的地,突然又给了其他企业?抚松县国土局一位工作人员解释,责任在时任的抚松县副县长,他看到该地块闲置,认为“要将闲置地块利用”才这样做的。并强调,绝对没有一地两卖,只是给其他工厂“用用”,如果成功集团坚持要回土地,政府还是要还给他们的,“我们因为原有的协议没有解除,没有给他办理,原有的协议和合同。完全冻结手续,不给予办理。”

  一边是合同上约定的拆迁工作进展缓慢甚至无法继续,一边是部分地块政府又“借给”了其他企业建厂经营。抚松县住建局一位负责人员说,在一期工程完成之后,成功集团迟迟没有缴纳二期工程的拆迁款项,和记娱乐,才导致拆迁没有继续。而且拆迁工作,应该由公司进行,“我们也很诧异,能把拆迁这种行为约束在具体的时间,我觉得是不合理的。拆迁不是民事行为,在一定期间内,克服一切困难就能完成。拆迁涉及到老百姓利益,而且有相关法律法规来约束,相关程序、规定是不能逾越的。如果想继续做二期的拆迁工作,首先要按照征收条例规定,向咱们拆迁部门提交拆迁计划、拆迁方案、拆迁申请,包括办理立项规划、土地等相关手续。符合上述拆迁要求之后,咱们拆迁部门会发放拆迁许可证。在获得拆迁许可证之前的这些行为,他都没有履行。”

  对于成功集团认为抚松县政府违约的说法,这位工作人员也表示,他们也有自己的苦衷,况且,一期工程他们只延期了半年。“拆迁行为要确保老百姓的权益,保障老百姓基本的法律诉求得到满足,拆迁应该规定一些诉权都应该满足。咱们从2008年12月开始的拆迁,下了拆迁公告,包括履行法定程序,到了2009年年底,拆迁速度相对于全国、全省来讲,如果在当年能够全部完成,速度也是很快的。”

  对此,刘延宽并不认可,他的理由是协议上已经写明,应该由抚松县的拆迁办公室组织拆迁。刘延宽说,无论拖了多少年,还是想把楼盖好,抚松县政府也多次强调,要坚决完成棚改项目,但成功集团索要的违约金过高,双方在多次谈判无果后,成功集团将抚松县政府告上了法庭,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。